语言学家杨耐思逝世 一生经历波折却达观悲悯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10-02 13:38

  著名语言学家杨耐思逝世,他在音韵学、普通话语音规范等多个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
 杨耐思追求做“完人”的学者

  杨耐思生前留影。图/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

  姓名:杨耐思

  性别:男

  终年:92岁

  去世时间:3月5日

  去世原因:病逝

  生前成就:在音韵学、文字改革、语言应用、湘方言、普通话语音规范等多个研究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,尤其是近代汉语音韵与《中原音韵》音系研究、八思巴字与汉语音系研究方面,成绩卓著,出版了《中原音韵音系》《蒙古字韵校本》(与照那斯图先生合著)、《近代汉语音论》《近代汉语音论(增补本)》等著作,在汉语音韵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。

  3月5日,语言学家杨耐思离世,享年92岁。

  在汉语音韵学界,杨耐思是一个丰碑式的人物,但凡研究近代汉语音韵的,必读他的著作。他是深受学生喜欢、“没有架子的老杨先生”,“甘为人梯”,二十多年前,他的家就是来京学生的旅馆。

  一生波折、经历人生三大苦,他却达观悲悯。因同情,常高价购买路边摊老人的货品。春节前,他已知时日不多,向外孙交代存折和密码,但并不见悲伤。

  学生认为,他是真学术人,一辈子都在为学术奋斗。他关心学术承继,无私支持年轻学者发展;他爱憎分明,看不惯一些学术现象。学生评价,他是难得的德才兼备的一位学者,精神为人敬佩。

  3月8日,杨耐思的家整齐、干净,宛若人仍在家、未曾离去。

  回忆逝人,侄子文胜眼眶泛红,他说,伯父是他们的标杆。学生杨亦鸣评价杨耐思“他就是在追求做完人”。

  趴窗听课

  1927年,杨耐思生于湖南临湘县,祖父是清末贡生,父亲参加革命去世,母亲也较早去世,杨耐思两兄弟成为孤儿,跟着姑姑生活。

  幼时穷苦,为了吃一口饭,有时要走十里地。但生在书香世家,杨耐思早早显露聪颖天资,他趴在窗边听课,坐在里头的学生听不懂,他却听懂了,教书先生喜欢他。

  在岳阳读完高中后,1951年,杨耐思入读中山大学语言学系。后随院系调整到北京大学中文系学习。1955年毕业后,他被分配到中国社会科学院语言研究所(彼时名为中国科学院语言研究所),并考读汉语音韵史专业研究生,毕业后留所工作直至退休。

  语言研究所3月5日发布讣告称,杨耐思先生在音韵学、文字改革、语言应用、湘方言、普通话语音规范等多个研究领域做出了重要贡献,尤其是近代汉语音韵与《中原音韵》音系研究、八思巴字与汉语音系研究方面,成绩卓著,出版了《中原音韵音系》《蒙古字韵校本》(与照那斯图先生合著)、《近代汉语音论》《近代汉语音论(增补本)》等著作,发表了一系列重要学术论文,在汉语音韵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。其逝世是语言学界的一大损失。

  杨耐思在近代汉语音韵研究上贡献巨大。与他同乡同龄同窗同行67年的音韵学家唐作藩称,汉语音韵研究中,近代包括元明清代,杨耐思的著作和研究成果在学界均很有影响,但凡研究这段历史,都要研读和引用他的著作。

  甘为人梯

  多位受访者称,杨耐思除了学术成就高,人品学品都很好。他照顾学生,甘为人梯,不吝提携后辈。

  长江学者杨亦鸣就是其中之一。1983年,杨亦鸣是汉语史专业的研究生,当时做研究论文时,用的是自创的研究方法。做完论文后,“心里有些忐忑”,因为方法比较新、得出结论比较新,也和一些前辈学者的结论不太一样。

  没想到杨耐思夸文章和方法很好,他认为这种方法很好地解决了音韵学领域一些问题。杨亦鸣论文的主题是关于近代音韵学,得到权威杨耐思的支持,让他很受鼓舞。

  杨耐思其实不是论文指导老师,也不是答辩委员会的委员,只是单纯看到文章好。1992年杨亦鸣的论文出版时,杨耐思还专门作序评价和帮忙推广。

  杨亦鸣后来转攻神经语言学,杨耐思仍然是支持态度——不像有些老师,学生不做他领域的研究就不高兴。杨耐思的态度是,杨亦鸣的研究填补了中国学术空白,开拓了学术领域,能为语言学开疆拓土做出贡献。

  学生有一句评价是,“杨耐思是一位真的学术人,一辈子为学术奋斗”。

  他更在意好的学风的传承,爱憎分明。2009年,他和两位老学者向社科院申请做项目,获批十万元。彼时有些人会钻漏洞,将项目资金用于项目以外。老人认为不应该,有辱操守。用完项目所需资金后,他们将剩余七万余元悉数退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