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夏古籍,渐次打开

 新闻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3-13 05:36

 

图分修复后的古籍书页。国家图书馆供图

图为修复前的古籍书页。国家图书馆供图

图为修复后的古籍书衣托纸。国家图书馆供图

图为修复前的古籍书衣及托纸。国家图书馆供图

核心阅读

西夏一直被视为一个神秘的王朝,存世文献稀少。2015年,国家图书馆紧急收购一批珍稀的西夏文古籍。历经4年多的悉心修复,曾经破碎如絮的书页拼合完整,曾经粘连的书页渐次打开,那段过往的史实逐渐重现。

国家图书馆古籍修复室是个神奇的地方,许多残损的古籍在这里经过修复师的巧手而重获生机。2015年入藏国图的18包西夏文献,经过4年多的努力,已修复12包80余件。“离全部修复已经不远了,剩下的都是修复难度很大的,还要继续研究修复方案,宁可慢一点,也要稳妥。”国图古籍馆副馆长萨仁高娃说。

2015年入藏国图的这批西夏文献是近年来发现的数量最大、内容最丰富、版本与装帧类型最多的西夏文古籍文献,具有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和学术价值。西夏一直被视为一个神秘的王朝,存世文献稀少,因此,每一次西夏文献的出土都意味着打开新的学术之门。如今,在国图的悉心修复下,曾经破碎如絮的书页拼合完整,曾经粘连的书页渐次打开。

发现珍贵文献,紧急收购、最快入藏

2015年5月的一天,国图接到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、西夏文化研究中心主任史金波打来的电话,他得知有书商要出售一批西夏文古籍,他从照片上初步判断可能是真品,建议国图尽快派人与书商联系,争取入藏国图。

“无论从保护文物还是从学术研究的角度,这批文献入藏国图都是最好的归宿。”史金波说。早在上世纪70年代,史金波就曾利用国图收藏的20余卷100余册西夏文献,开启自己的学术生涯。那批出自宁夏灵武的西夏文献是1929年入藏北平图书馆(国家图书馆前身)的,当时图书馆十分重视,认为“此项经文从未见于著录,最为稀世之珍函,应集中一处,供学者之研究”,于是不惜重金购买,成为国内西夏文献最大藏家。

但与流失海外的西夏文献相比,国内的西夏文献仍然稀少。“当年国力衰弱,这批文化宝藏流落异国,‘文归海外,史在他邦’成为中国人心中永远的痛。今天我们决不能让这样的历史重演。”萨仁高娃说。

接到史金波的电话后,国图立刻开会研究决定购入。萨仁高娃和少数民族语文组组长全桂花乘坐一夜的火车来到银川,史金波正在当地参加一个学术会议,3人一起与书商见面。

眼前落满灰尘、带着泥垢甚至嵌着谷粒的古书让他们感到惊喜,除了8册较为完整的西夏文书籍,还有数百页残页。史金波初步判定,这批文献均系真品,有很多珍稀善本。其中既有国内罕见的西夏童蒙读物《碎金》,也有国内首见的西夏谚语集《新集锦合辞》,此外还有写本《三才杂字》和品类丰富的西夏文佛经。

值得一提的是,1909年在黑水城遗址曾经发现两种《碎金》抄本和一种《新集锦合辞》,可惜均被盗取。因此,如果此次收购顺利,《碎金》与《新集锦合辞》将填补国内的典藏空白。

与书商最终达成一致后,拿到这18个包袱的古籍,萨仁高娃和全桂花的心情却不轻松。按照国图的规定,文献一旦购入,就不能离身,而且必须至少两人同时看守。那天晚上,萨仁高娃和全桂花在宾馆熬了一夜。第二天一早,她们搭乘最早的航班返回北京。“本来按照规定,携带重要文献不允许坐飞机,但当时生怕有变,经馆领导批准,我们坐飞机回京。在过了安检的那一刻,悬着的心才安定下来。”萨仁高娃说。

从决定收购到入藏,不到一周,这批西夏文献创造了国图入藏最快的纪录。

修复难度极大,既需经验也要靠科学

这批西夏文献入藏国图,有力地保证了文物的安全。但摆在国图眼前更加急迫的任务是修复。历经800多年,这批文献尽管总体保存状态较好,但不少残页乍看上去如同废纸,有的揉成一团,有的粘连在一起,如同砖头,上面还带着泥土、沙粒。有的纸张脆化、絮化严重,不要说翻看,就是轻轻吹一口气或打个喷嚏,都可能使其灰飞烟灭。